当前位置:首页 > 九江胃镜 > 正文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沈琳:对抗胃肠肿瘤,有百千遗憾,更有万千动力_媒体_澎湃新闻-ThePaper

2020-06-26 来源:九江肠胃医院
分享到:

CGOG正式成立于2010年11月27日,是由全国胃肠肿瘤临床领域著名专家以及与涉及医务人员自愿构成的非营利性学术团体。其成立初衷是进发国内优秀的医学专家和科研学者,共同致力于推展消化系统肿瘤的诊疗规范化、临床研究及药物研发,提高全国就诊水平。

在6月6日下午举办的主论坛上,詹启敏院士和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季加孚院长不作揭幕致辞,为CGOG近十年来对于提高我国胃肠肿瘤医疗水平的坚持不懈的拼搏与探索点赞。CGOG创始人、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沈琳教授在主论坛上深入分析了我国胃肠肿瘤药物研发的现状与挑战。

戳视频↓↓↓,看CGOG十年探寻路

胃癌必然要回头精准治疗之路

目前,我国胃癌早期临床研究在研靶点与国际相近,以HER2、PD1、CMET/HGF、FGFR、VEGF、claudin18.2等产于较为集中于。

然而,我国的胃癌药物临床研究总体来看教训多经验少。一系列研究的告终提示我们不应更多地关注地域、人种、瘤肿异质性等方面问题。同时,我们也看见了一些新药还包括靶向化疗和免疫治疗,的确为一小部分人群带给了获益,因此胃癌精准治疗临床研究的重点在于受益人群的合理筛选以及临床研究的科学设计。

未来,胃癌精准研究的方向一方面在针对HER2的持续探寻上,除了新药的持续研发,还包括ADC,双抗等表明出了有前景的疗效;还不应深入挖出HER2对于免疫微环境的影响,联合PD-1单抗使得“chemo-free”治疗模式在HER2阳性胃癌患者人群成为可能。

与此同时,由于胃癌的异质性强,治疗靶点比较集中,国人还不应更多关注其他少见靶点的研究。这一点上,韩国似乎走在了我国前面,利用新型临床研究设计方法—伞式研究大大提高了精准化疗进展速度。其中部分介入组,包括针对KRAS/MEK基因异常,MET基因扩增的靶向治疗已经获得初步疗效。

食管癌研究之路逐步开花

根据Clinicaltrial的检索结果,中国目前关于食管癌治疗的研究共计347项,其中主要是免疫系统和联合治疗,而靶向研究非常少见。

西方国家常把食管癌的腺癌和鳞癌混在一起研究。但由于这两种人群的生物学行为几乎不同,因此对于中国高发的食管鳞状细胞癌,国内的研究者应该固守寄居研究的原则,具体将腺癌和鳞癌分开进行研究。

近几年,食管癌免疫治疗取得不小的突破。免疫治疗针对晚期食管鳞癌的二线治疗中,中国人群受益高于亚洲其他国家,而整体亚洲人群获益又明显低于欧美国家。今后,食管癌的联合治疗是大势所趋,无论是双免疫治疗、免疫联合化疗、免疫系统联合放疗,其安全性不容忽视。

在靶向化疗方面,现有的晚期食管癌鳞癌的靶向治疗研究可以说收效甚微。毕竟,这些结果多数是西方人的研究结果,且以食管腺癌居多,也没进行潜在有效人群的检验,很难为我们所参考。食管鳞癌牵涉到多条信号通路改变,坚信未来我们能从中有所突破。

肠癌精准化疗研究突破不大

结直肠癌是消化道肿瘤精准化疗中靶点相对较多的瘤种,主要集中在VEGF/VEGFR、EGFR、HER2、BRAF、MSI-H,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尤其是免疫治疗,目前对于MSI-H患者,最新研究已经在一线化疗中很好的结果,而对于MSS人群,各项研究也在不断探索中。KRAS G12C在肠癌中也表明出有一定疗效,但希望能在占比更大的其他KRAS突变位点能有所突破。

目前国内研究通过化疗、靶向、免疫治疗单药或牵头进行不断探索,通过检验标志物入两组患者的研究相似一半,但研究靶点均是重复国外研究,缺乏创意。

未来可在汇聚肿瘤分子特征、肿瘤微环境等综合预测模型、以及实时监测肿瘤、基于肿瘤特点的药物牵头等方向做进一步探索。

神经内分泌肿瘤研究水平与国际持平

生长抑素类似物(SSA)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加量、维持治疗和联合治疗。肽受体放射性核素化疗(PRRT)的地位也逐渐升高:如牵头药物治疗、扩大适应症、更早于实行、再化疗和多次化疗等。抗血管靶向药物是主流。同时,很多其他治疗靶点的探索也在展开中。

对于此类消化系统肿瘤,PD1/PD-L1的单药治疗并不理想,联合治疗、免疫双药化疗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可以说道,目前神经内分泌肿瘤治疗的国内研发力是与国际齐平的,未来的研究势头还不会继续旺盛。

肿瘤药物研发的方向与趋势

在未来,肿瘤药物研发的方向不应是转化研究驱动下的精准治疗,正如下图右图。



原标题:《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沈琳:对抗胃肠肿瘤,有百千失望,更有万千动力》

阅读原文

6月4日-13日,中国胃肠肿瘤临床研究协作组(CGOG)成立10周年学术年会在线上举办。会议由北京癌症预防学会、CSCO临床研究专家委员会等共同主办,中国胃肠肿瘤临床研究协作组(CGOG)协办,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主办。CGOG成立于2010年11月27日,是由全国胃肠肿瘤临床领域知名专家以及与涉及医务人员自愿构成的非营利性学术团体。其成立初衷是集结国内杰出的医学专家和科研学者,共同致力于推动消化系统肿瘤的诊疗规范化、临床研究及药物研发,提高全国就诊水平。在6月6日下午举行的主论坛上,詹启敏院士和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季加孚院长不作揭幕致词,为CGOG近十年来对于提高我国胃肠肿瘤诊疗水平的坚持不懈的奋发与探索点赞。CGOG创始人、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沈琳教授在主论坛上深入分析了我国胃肠肿瘤药物研发的现状与挑战。砍视频↓↓↓,看CGOG十年探寻路胃癌必然要走精准治疗之路目前,我国胃癌早期临床研究在研靶点与国际相近,以HER2、PD1、CMET/HGF、FGFR、VEGF、claudin18.2等分布较为集中于。然而,我国的胃癌药物临床研究总体来看教训多经验较少。一系列研究的告终提醒我们应更多地关注地域、人种、瘤肿异质性等方面问题。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些新药还包括靶向化疗和免疫治疗,的确为一小部分人群带给了受益,因此胃癌精准化疗临床研究的重点在于获益人群的合理检验以及临床研究的科学设计。未来,胃癌精准研究的方向一方面在针对HER2的持续探索上,除了新药的持续研发,包括ADC,双抗等显示出了有前景的疗效;还应了解挖出HER2对于免疫微环境的影响,联合PD-1单抗使得“chemo-free”化疗模式在HER2阳性胃癌患者人群成为有可能。与此同时,由于胃癌的异质性强劲,治疗靶点比较分散,国人还不应更多注目其他少见靶点的研究。这一点上,韩国似乎走在了我国前面,借助新型临床研究设计方法—伞式研究大大提高了精准化疗进展速度。其中部分干预组,包括针对KRAS/MEK基因异常,MET基因扩充的靶向化疗已经获得初步疗效。食管癌研究之路逐步开花根据Clinicaltrial的检索结果,中国目前关于食管癌治疗的研究共有347项,其中主要是免疫系统和联合治疗,而靶向研究非常少见。西方国家常把食管癌的腺癌和鳞癌混合在一起研究。但由于这两种人群的生物学不道德几乎不同,因此对于中国高发的食管鳞状细胞癌,国内的研究者应该固守住研究的原则,明确将腺癌和鳞癌分开进行研究。近几年,食管癌免疫治疗取得不小的突破。免疫治疗针对晚期食管鳞癌的二线治疗中,中国人群获益高于亚洲其他国家,而整体亚洲人群获益又明显低于欧美国家。今后,食管癌的联合治疗是大势所趋,无论是双免疫治疗、免疫系统牵头化疗、免疫联合超声,其安全性不容忽视。在靶向化疗方面,现有的晚期食管癌鳞癌的靶向化疗研究可以说收效甚微。究其原因,这些结果多数是西方人的研究结果,且以食管腺癌居多,也没进行潜在有效地人群的检验,很难为我们所参考。食管鳞癌涉及多条信号通路改变,相信未来我们能从中有所突破。肠癌精准化疗研究突破不大结直肠癌是消化道肿瘤精准化疗中靶点相对较多的瘤种,主要集中在VEGF/VEGFR、EGFR、HER2、BRAF、MSI-H,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尤其是免疫治疗,目前对于MSI-H患者,最新研究已经在一线治疗中很好的结果,而对于MSS人群,各项研究也在不断探寻中。KRAS G12C在肠癌中也显示出有一定疗效,但希望能在占比更大的其他KRAS变异位点能有所突破。目前国内研究通过化疗、靶向、免疫治疗单药或联合进行不断探索,通过检验标志物进组患者的研究接近一半,但研究靶点均是重复国外研究,缺少创新。未来可在汇集肿瘤分子特征、肿瘤微环境等综合预测模型、以及实时监测肿瘤、基于肿瘤特点的药物牵头等方向做到进一步探索。神经内分泌肿瘤研究水平与国际持平生长抑素类似物(SSA)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加量、保持化疗和联合治疗。肽受体放射性核素化疗(PRRT)的地位也逐渐升高:如联合药物治疗、扩大适应症、更早实施、再治疗和多次化疗等。外用血管靶向药物是主流。同时,很多其他化疗靶点的探索也在进行中。对于此类消化系统肿瘤,PD1/PD-L1的单药治疗并不理想,联合治疗、免疫双药治疗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可以说,目前神经内分泌肿瘤治疗的国内研发力是与国际齐平的,未来的研究势头还会之后旺盛。肿瘤药物研发的方向与趋势在未来,肿瘤药物研发的方向不应是转化成研究驱动下的精准治疗,正如下图所示。传统的临床试验模式已无法满足目前的各项研发市场需求,我们不应谋求更先进的技术和流程,最终,让更多的肿瘤患者获益。这也是我们开展各项探寻的完整动力。文:健康报记者夏海波原标题:《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沈琳:对抗胃肠肿瘤,有百千遗憾,更有万千动力》


佳兆业集团 佳兆业集团 佳兆业集团 佳兆业集团 佳兆业集团 佳兆业集团